yuzi

别关注了。。我真的无能

【辛弃疾】《少年诗剑》

我我我我我马着!!!

岑奚丶:

  •主辛弃疾
  •微辛陈?
   •辛弃疾,陆游,朱熹,陈亮同门学子设定
  •我也不知道什么鬼设定哈哈哈
  •ooc


1.
  一座寺院依着魏巍山峦,偎在青翠静谧的竹林,细听,有溪水涔涔如鸣佩环,有枝头宿鸟啼声清婉……同时,还有铁器相接的铮鸣。
  两位鲜衣少年步伐刚劲敏捷,手中剑光倏忽,飒飒剑风时不时击碎簌簌飘落的竹叶。
  青石阶上的两只本应当安分地看书写字,朱熹的注意力却被眼前使剑的辛弃疾陈亮给吸引去了,他叼着毛笔,撑着脸,默默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比试,闲置的书本被风吹开了好几页。
  陆游一个人本分地翻着书,剑锋嗡鸣间,他已将《陶诗》翻了近一半。
  只见辛弃疾掣剑收步,一刹那剑尖直刺,喝声道:“同甫兄!看剑!”
  陈亮来不及闪躲,慌忙举剑招架,谁料对方一个退步,曲腕瑶剑,横扫过去。“哐当”一声闷响,陈亮手中剑早已不见了影子,正落寞地躺在几丈之外的地方。
  “同甫兄,是我赢了!”辛弃疾收剑入鞘,扬起眉头笑得春风得意。
  陈亮听后一愣,哧笑一声,颇为无奈:“是你赢啦……比剑什么的还是比不过你啊。”便走去把剑拾起收入鞘中,回到了石阶上与另三人同坐。
 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呢!辛弃疾捎了捎头发,见陈亮已拿起了书来看,略失望道:“欸?同甫你不陪我玩了?”
  陈亮笑着摆摆手,道:“不啦,下次吧。”
辛弃疾兴奋的小耳朵都要耷拉下去了。他瞄了瞄余下的两人,眼里含笑道:“务观兄你来陪我如何?”
  听到自己的名字,沉迷学习的陆游默默抬眸,陈亮和朱熹齐刷刷地看向他。
  “……快去学习。”陆游将到口的话却硬生生的被身旁陈亮朱熹殷切的眼神给咽了回去,他道:“……好吧。”
    陆游平日里很少使剑,相对而言,读书才是第一兴趣。此刻,两人缓缓移步,同并出剑。
  两身影在辗转飞旋,剑光映着正午的烈阳,呼啸闪烁,剑锋相交发出铮鸣,张扬却不刺耳。
  一红一白的衣袂翩跹飞扬,少年意气天真轻狂,乱了竹叶,簌簌落下如同惊鸿翩翩。
  台阶上的两人看得渐渐入了神……
  “胡闹!”一声怒喝从身后传来,师傅刘瞻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,毫不留情地给了辛弃疾和陆游一人一个暴栗。
  “老师。”被揍的陆游立马收手,行了个弟子礼。余下的人亦礼:“老师。”
  同样被揍的辛弃疾揉了揉脑门,抬头便撞见刘瞻的复杂脸,“辛幼安你这小子怎么又不去读书 ”这句话还没出口就仿佛已经写在脸上了。
  “老师……诗剑趁年华嘛……”辛弃疾诺诺解释道。
  “唉……习武不是坏事,那我交代的诗赋呢?写完了吗?”刘瞻蹙着眉头道,一针见血。
  “……没。”
  “还不快去?”
  “哦……”
2.
  陈亮有些头疼。
  辛弃疾一言不发地拽着他的手走在前面,直往竹林里去。陈亮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,一路走得踉踉跄跄。
  此时的天空已经披上了深沉的蓝,月华如练,稀疏洒在竹林小道上。
  为何来此地?陈亮在心里叹气。
  师傅刘瞻交代的诗赋辛弃疾可是拖欠了很久。辛弃疾昨日才糊完这篇诗赋随便一扔便跑去习剑了。不料刘瞻看了这诗赋很是生气,方才回来的辛弃疾被狠狠地斥责了一番。辛弃疾心里憋屈愤愤不平,才拉着陈亮出去走走发泄发泄……
  “幼安啊,我说……”陈亮试图安慰心情烦躁的辛弃疾,“老师虽然凶了点,但也并非全无道理呀……”
  辛弃疾停下匆快的脚步,一屁股坐在小道旁的大石头上,抱着双脚,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愤懑,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野猫。良久才开口道:“‘中州农夫苦徭役,蹀躞胡马克啮秋山’有什么错?金兵犯宋,烧杀淫掠,无恶不作,如今开封城也快……”
  说到后头,辛弃疾哽咽住了,憋屈地眼泪都快憋出来了,他强忍眼泪道:“老师凭什么说我这是在自寻死路?”
  陈亮轻叹,幼安啊,果然还是太轻狂。现在的形势陈亮心里也有个一二,他伸出稚嫩皎洁的手,轻轻拭去辛弃疾悬在眼角的泪,道:“大宋子民沦为金的臣民,出言谨慎也许还能保住命,但稍有疏忽,人命难保,复国壮志,也将付诸东流了。”
  辛弃疾默了一会,咬咬下唇,挥起拳头猛击身旁的一株竹子,惊落竹叶纷飞,高声道:“可这!……”
  陈亮的手覆在辛弃疾唇上,冷静道:“幼安,还记得老师的话吗?我们是大宋的子民,大宋的希望,大宋的未来,只要我们还在,大宋,必定荣光永存!”
  荣光永存。
  辛弃疾讶异地看着陈亮,那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,却远远比自己成熟的多。
  “幼安?回去吧?嗯?”
  “……好。”
寺院。 刘瞻看着屋里只有陆游朱熹二人,不见辛弃疾陈亮的身影,眉头又是一蹦,叹了口气,压低声问道:“同甫去哪了?还有幼安呢?”
  “我看见幼安拉着同甫出去了。”秉烛看书陆游淡淡道 。
  躺在床上的朱熹翻了个身,笑嘻嘻道:“老师,这是不是所谓‘私奔’呀?”
  “……元晦别闹。”刘瞻扶额道。
 
3.
  晨光熹微,一抹红色轻快地穿梭在竹林间。
  辛弃疾踏着清晨的薄雾,奔走在林间,腰上携着两酒壶,手中握着珍爱的宝剑,意气风发。
  远处有一株不知名的树,雪白的花攀满枝,轻柔的春风拂落娇弱的两朵,在半空中款款飞。
  辛弃疾跃然而上,拔宝剑出鞘,而后轻轻落地,踏碎一处浅洼。银白的剑刃上缀上了两朵白如雪的花儿,辛弃疾心生美感。
  片刻便见红衣如疾电,惜春风轻柔追不得。两朵花儿终落地矣。
  寺院里。晨光悠悠洒在厚重的石阶上,懒洋洋的。可少年们却不一样,剑锋相接的声音硬是给这慵懒的清晨添了几分生气。
  也许是受辛弃疾的影响,基本上没握过剑的朱熹也拿起了剑,正与陈亮切磋呢。陆游还是老样,安安静静地翻着书。
  “我回来啦——”寺院墙外传来辛弃疾的喊声,他身如轻燕地翻过墙,腰上携的两酒壶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  “幼安兄?那是什么?”朱熹率先发问。
  “嘿嘿,这是酒喔。”辛弃疾把玩似的将酒壶提着摇晃,露出了狡黠的小虎牙笑道:“我偷偷在山上酿的,大概可以喝了……老师今天不在,要不要一起尝尝?怎么样?”
  陈亮朱熹笑着应下。说到酒,陆游也默默抬头看了辛弃疾,点头答应。
  石桌上摆了四个酒杯,酒入半盏,四周就已是清香满溢,又是遇见这春风和煦,哪能不令人不起酒兴?
  这正是风华正茂时,少年心事当拿云,不识愁滋味。
  辛弃疾仰头豪饮一杯,赞叹道:“好酒好酒!你们也喝呀!”
  醉了也罢。余下的人皆送酒入喉,酒是辛的,又是甜的,恰似这年少的风风雨雨。
  辛弃疾抬头欲再饮一盏,撞上的,是一双双同样清亮澄澈的双眼,看到的是一颗颗一样的心。
  半晌,他大笑,豪爽地举起酒盏道:“再来一杯!这杯,愿我们大宋荣光永存!”


刘瞻早就回来了,他倚着寺院的墙壁,听着院内的言笑晏晏,声声悦耳。
  他轻笑,抬头望天,天空蓝得澄澈,蓝得明净。
  天还是少年的天。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  愿你不嫌。 @玗子
 
 
 
 
 


 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yuzi岑奚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我我我我马着!!!